贩卖焦虑的长春高新

2021年8月6日 6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新华视点发文称,不要因为身高焦虑就去打增高针,并声称,目前生长激素被滥用,可能给使用者带来各种副作用。

生长激素,简单的说就是孩子长不高,打这种激素就可以长高,至于有没有副作用,这个不好说。

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厂家是金赛药业,行业占比高达78%,其次是安科、联合赛格和诺德诺泽。

长春高新就是靠着这款生长激素,市值从20亿涨到最高2000亿元,最近又跌回了1000亿左右。

1

中美市场差异

卖方机构为了鼓吹长春高新的市值,总是会拿美国市场渗透率,来衬托国内渗透率低,未来发展空间大。

2017年之前,某机构为了鼓吹常山药业的成长性,甚至预测了中国近1.4亿人阳痿。

且不说,这些预测数据的权威性存在争议,光中美使用者在年龄上就存在巨大的差异。

在美国,超过75%的使用者都是已经确定的患者,因为这些患者的年龄均超过了20岁。

国内的使用者几乎都是4-15岁区间,这前后的区别是什么呢?

20岁后的使用者,已经可以确定长不高了,所以需要用药治疗,而4-15岁的小朋友很可能可以正常长高。

所以,新华视点谈到的滥用问题,是有可能存在的。

2

暴利的销售业绩

生长激素是非常暴利的行业,这种药的毛利率堪比白酒行业,长春高新的毛利率一直在90%以上。

2015年至今六年时间,长春高新营收增长超3倍,净利润也从不到4亿元增加至30多亿。

为什么会卖的这么好?因为公司足够重视营销。

1)首先是,公司每年会拿出营收的30%来做营销。当然,这些消费并不是指广告费,而是销售"返佣"。

在2020年财报第144页,销售费用一栏公布了销售佣金、服务费为13.05亿元,广告宣传费用只有6637万元。

这也就说明了,这种药基本不用怎么做广告,只要搞定了医生,就不愁卖了。

医生在坐诊的过程中,本身就是裁判兼球员的角色,检查后,需不需要打增高针,医生起着决定性而的作用。

2)其次是,公司财报里披露,金赛药业儿科、非儿科市场营销团队及配套服务人员3000人左右,百克圣徒销售团队100人,华康和OTC营销团队100人左右。

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大的一支销售团队,公司是有多重视生长激素的营销。

我看过很多医药公司的财务报表,很难理解的是,药明明是病人的刚需,但是却需要支付很高的成本去卖。

3

研发费用占比低

国际上,稍微大一点的医药企业,都是以研发创新为主,而长春高新的研发费用却只有营收的5%左右。

2020年公司研发人员680人,比上年同期还下滑了2.72%,研发人员占比仅10%左右。研发投入6.8亿元,其中资本化2.07亿元。


4

产品单一问题

金赛药业去年营收58.03亿元,净利润27.60亿元,分别占长春高新的67.7%和90.6%。

长春高新持股金赛药业99.50%股权,金磊持股0.5%,这就意味着长春高新超过90%的利润都是金赛药业贡献的。

一旦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或后期被纳入集采的话,或者其他的行业问题,公司的业绩将面临崩盘的危机。

这样的风险管理层也有意识到,公司第二大股东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减持公司股票。

回头看股价,可谓是精准逃顶。

个人看法,任何医药公司,如果不做研发、不搞创新,靠躺平坐吃山空,那原本建立起的护城河早晚会崩塌。

你可能也喜欢

陆家嘴财报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