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身价42亿!“养鸡大王”转行,奶吧开遍包邮区,刚刚敲钟了

2021年8月10日 6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天下网商记者 管丽丹 )温州人最熟悉的“早餐店”上市了!12月28日,一鸣食品 A股敲钟,开盘价13.26元/股,较发行价涨43.97%,市值达53.17亿元。

一鸣食品创始人朱明春,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是全国有名的“养鸡大王”。如今,靠着牛奶生意,他成为了资本市场的新宠儿,身家突破15亿人民币。

尽管公司已经上市,一鸣食品仍然有着浓厚的家族色彩。公司实际控制人包括五位:除了朱明春,还有他妻子李美香,两个儿子朱立科、朱立群,以及朱立科的妻子李红艳。上市前五人共计持股93.38%,尽管上市后股权被稀释至79.18%,但家族财富仍然达到了惊人的42亿元。

作为一家土生土长的温州企业,一鸣食品旗下“一鸣真鲜奶吧”陪伴了无数温州人的成长。其鲜奶加面包的售卖形式,甚至改变了温州人“稀饭、包子、油条”的早餐习惯。以温州为大本营,一鸣真鲜奶吧不断向周边地区扩散。

截至今年6月底,一鸣食品已开出1699家门店,其中浙江地区超过1400家。今年8月,一鸣食品还在天猫开出了旗舰店,发力线上市场。

一鸣食品也有新的烦恼。虽然浙江大本营的基本盘相对牢靠,但是如何冲出江浙,走向全国,成了摆在一鸣食品面前的新难题。

“养鸡大王”转行,全家上阵卖奶

时至今日,温州地区仍然流传着朱明春的故事。

1949年出生的朱明春是温州瓯海梧田大堡底村人,中学毕业后就随父亲做起食品生意。上世纪80年代,朱明春开始从事鸡禽养殖业务,因发明推广“浅笼高密度饲养技术”,大幅度提高了肉鸡产量。他还登上过《人民日报》,被誉为“全国养鸡大王”,一时风头无两。

1991年,朱明春依靠多年创业攒下的财富和政府的补贴,投资400万元创办“瓯海县明春禽蛋品有限公司”。

但一次意外让朱明春的人生重心发生了偏移:公司成立后的次年,国内第一波奶业低潮来临。温州日报报道称,奶业下滑,瓯海区奶牛存栏量一度从三万头猛降到两千头,乳品厂不断关闭,市民却买不到鲜奶。

农民出身的朱明春,将奶农们杀牛、倒奶的心酸记在了心里,在政府号召和支持下,他慨然投身奶业,以保护价收购奶农鲜奶,从此将公司业务范围从养鸡拓展到奶业上。

一边是市场情况不佳,一边是没有相应经营经验,朱明春进入了人生中最艰难困苦的一段时期。“市场并不因你有决心而好起来,牛奶还是卖不动,”朱明春曾在一次自述中回忆了当时自己面临的困境,“在1992年到1998年整整6年的时间里,公司倒了近500万公斤牛奶,价值近千万元。由于资金紧张,公司甚至还曾拖欠农户和员工好几个月的奶款和工资。”

但好在一贯以来的诚信务实,让奶农和职工都选择了支持和理解朱明春。“创业十年来我应酬不多,一般都回家吃饭,靠踏踏实实的工作争取领导支持,正是这种老实本分使我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温州奶业市场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秩序,朱明春的经营目标也从“活着”转向了“创新”。

当时,食品制造企业通常采用“中央工厂+批发经销”经营模式,他则发展出新型的“中央工厂+连锁门店”零售模式,这样就可以同时销售短保质期的新鲜乳品和烘焙食品。

2002年,首家一鸣真鲜奶吧在温州市区开业,新鲜的消费方式让温州人眼前一亮。此后,一鸣食品又陆续推出“学童奶计划”“送奶到家”等新型牛奶消费方式,完成了对本地市场的深耕。一鸣真鲜奶吧的门店,也逐渐从温州向周边区域扩张。

2005年9月,朱明春正式创立一鸣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一职12年之久。

为了让企业得到持续发展,朱明春一直有意培养儿子接班。大儿子朱立科从温州一中高考毕业后,朱明春就指示:要填报浙农大。当时连老师都在劝说,一中毕业生没有过第一志愿就填报浙农大的,朱明春仍旧坚持让儿子去了浙农大。

对二儿子朱立群,朱明春没有再限制学业方向。但朱立群2005年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也选择了在南京开“一鸣”奶吧,立志将奶吧品牌推向全国。

如今,朱明春已退居幕后,朱立科和朱立群成了公司的顶梁柱,一个成了董事长,另一个则担当总经理职位。

“奶吧”撑起的数十亿市值

父子三人其利断金,一鸣食品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一鸣食品年营收分别为15.16亿元、17.55亿元和19.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0亿元、1.57亿元和1.74亿元,同比增长均在10%以上。每年涨幅虽然不大,但步伐比较稳健。

不断上涨的营收背后,“真鲜奶吧”贡献了最多的收益。2019年,奶吧门店渠道业务收入占比达到73.47%。

为了适应高周转、短保质期的食品销售,一鸣真鲜奶吧选址多在生活社区、商业街区、轨道交通站点及学校、医院等其他人流密集区域附近。

这些门店,靠着几十平米的场地,一年就能做出几十甚至几百万的单店业绩。其中,温州动车南奶吧在2018年和2019年营业额均在800万以上。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直营的奶吧门店平均营业额51.82万元,毛利率达59.89%。加盟门店平均营业额59.5万元,毛利率超过30%。

受疫情影响,今年前9个月一鸣食品业绩有所下滑,但仍实现了近一亿的净利润。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的一鸣食品也在加速补充上半年的“失血”,预计整个2020年度营收仍能与去年持平,净利1.5亿元。

除了实打实地卖货,奶吧门店还通过会员充值收入和加盟费为一鸣食品带来巨额现金流。

今年6月底,一鸣食品预收卡券款余额达2.24亿元,半年内余额增加近4000万。而早在2017年,其预收卡券款余额就已达到1.6亿元之高,并因此使得一鸣食品资产负债率达到58.95%,远超同业48.64%的平均值。

口碑和业务模式建立起来后,收取合作伙伴加盟费也成了品牌方扩张和盈利的不二法门。

截至今年6月底,一鸣食品的奶吧门店已有1699家,其中直营门店441家、加盟门店1258家。自2017年至今,一鸣食品新设加盟店以及续约加盟店的单店加盟费平均每年在4.6万元左右,交一次能管3年的加盟时间。

随着加盟店总量的增加,一鸣食品每年的新增加盟费收入也在持续增长。2017年一鸣食品新增加盟费为1603万元,2019年这个数字则上涨到2164万元。

困于地方,未来走向何处?

靠着奶吧模式在浙江地区打下江山的一鸣食品,如今也正被奶吧模式所束缚。

目前,一鸣食品原料奶外采比例高达83.59%,生鲜乳供应商主要来自金华、温州地区,其中金华占比超3成,温州地区超20%,且生产基地主要位于温州市。

而一鸣真鲜奶吧针对低温短保产品采取的“中央工厂+连锁门店”零售模式,有效运营的运输销售半径约在700公里左右。这意味着,如果不在温州以外建设生产基地,一鸣食品几乎不可能将门店开到江浙以外地区。

事实也的确如此。从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浙江市场给一鸣食品带来的营收均在9成左右,如今想要拓展的也不过是长三角地区的江苏、上海等地。

但在上海、江苏等地,鲜奶和烘焙市场早已被瓜分得七七八八,消费者对一鸣食品的品牌认知也远不如浙江地区,开店扩张难度可想而知。

此次上市,一鸣食品计划将募集的绝大部分资金都用于门店建设和产能扩张。但如果只是简单复制粘贴原有的生意模式,恐怕未必能带来营收规模的飙升。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线上渠道来实现区域乳企的全国性扩张,也许是个更聪明的办法。

早在2017年,一鸣食品就尝试通过微信小程序“鸣粉商城”进行线上销售,但连续三年营收都没超过20万。于是,在2019年3月,一鸣食品线上初体验宣告夭折。

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一鸣食品重启线上销售渠道,并推出新的微信购物小程序“一鸣心选”“社区团购快递到家”,半年累计实现线上销售581.48万元。

今年8月,一鸣食品还在天猫上开了旗舰店。短短几个月,店铺粉丝已达四五万人,最火爆的一款纯牛奶商品月销已经过万。

不过,与全国性乳企相比,一鸣食品的主力产品低温鲜奶、酸奶和短保面包并不具有独特性,若想在线上渠道“弯道超车”,恐怕还得在产品创新和品牌营销上多下功夫。

在温州起家的,除了一鸣食品,还有均瑶健康和熊猫乳品两家近百亿市值的乳品企业。而认养一头牛等网红级新乳业品牌的次第涌现,也证明在乳业超级巨头之外,地方品牌和新锐品牌依然存在着大量市场空间。

18年前,一鸣食品靠着真鲜奶吧在温州“一鸣惊人”。如今,一鸣食品走向A股市场,并开始在电商平台找到感觉。它能再续乳业新奇迹吗?

编辑 郭小山

你可能也喜欢

天下网商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