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十一能出去吗?关于新冠疫苗加强针,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2021年8月25日 5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广西疫情

8月24日0至24时,全区无新增本土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今日解除隔离医学观察密切接触者5人。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4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5例。现有密切接触者142人。

全区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89例,累计治愈出院273例,死亡2例,现在治确诊病例14例。

官网截图

全国疫情

8月24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0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6例(云南6例,上海4例,广东3例,天津1例,江苏1例,河南1例),本土病例4例(上海2例,江苏1例,云南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1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在上海)。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9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3690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减少5例。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708例(其中重症病例6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累计确诊病例815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447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8月24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575例(其中重症病例1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8496例,累计死亡病例4636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4707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159477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31718人。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1例(均为境外输入);当日转为确诊病例3例(均为境外输入);当日解除医学观察23例(境外输入18例);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476例(境外输入395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28070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12069例(出院11768例,死亡212例),澳门特别行政区63例(出院59例),台湾地区15938例(出院13621例,死亡829例)。

就目前的防疫成果来看,本轮疫情是否已迎来拐点?据健康时报报道,8月23日晚,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表示:“拐点将要出现,现在疫情反弹明显好转,完全控制是有可能的。我之前也预估过,8月底拐点就要到来,疫情可得到完全的缓解。”

中秋节和国庆节即将到来,很多人关心能否在节日期间正常出行,张伯礼院士表示,“在严格管控的情况下适当放开,中秋和十一可正常出行。

最后,张伯礼院士提醒:“我想强调的是一定要吸取这次懈怠导致的教训,现在还没到完全解除风险的时候,防疫不能懈怠。目前这次疫情就是防控懈怠造成的,是人为的疏忽导致的,所以在抗击疫情的相持阶段,全社会还是要克服焦躁情绪,坚持严防死守。”

对于疫情的防控来说,个人要做好防护。一些开放场所也要尽到他们的防护责任。如果出现懈怠,类似人为导致的局部暴发很可能还会发生。

随着免疫屏障的逐步建立与变异毒株的全球蔓延,围绕新冠病毒疫苗加强针的讨论日渐声高。加强针的研发进展如何?能否在不同技术路线之间“混打”?加强针与变异株疫苗先打哪个?

中国国药集团中国生物首席科学家张云涛23日接受媒体采访,介绍加强针研发情况,就相关热点话题回应各方关切。

资料图:工作人员在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分包装车间内检查产品包装质量。新华社记者 张玉薇 摄

加强针安全性、有效性如何?

张云涛介绍说,国药集团去年在开展Ⅰ、Ⅱ期临床研究时,就已经设计了加强针试验,相关数据近期已经对外公布。在18至59岁、60岁以上、3至17岁三个年龄段,设计的接种程序是第三针与第二针间隔56天。

“整体的安全性数据还是非常好的,不管是局部的反应和全身的反应,都符合预期,和两针的没有什么区别。”张云涛表示,在免疫原性方面,接种第三针后,抗体增长的幅度在30%左右。

此外,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开展了9300人的加强针研究,第二针与第三针的间隔时间在6个月左右,安全性数据同样符合预期,且没有严重的不良反应事件,免疫原性结果正在监测过程中。

“从这些数据来看,应该讲加强针的安全性是没有问题的。”张云涛说,根据相关研判和一些非典型的成队列的研究数据来看,未来可能会在形成全人群免疫屏障、应接尽接第二针之后,择期开展加强针的接种。

关于哪些人群应当优先接种加强针,张云涛表示,对相关的接种方案已有讨论,应该是一些特殊人群,比如60岁以上的老人,与社会经济活动接触最密切的人群,包括航空行业人员、快递小哥等。

资料图:一位旅客在位于杭州东站的移动接种车上接种疫苗。干儒森 摄

能否选取不同技术路线的加强针?

如果加强针的技术路线与前期接种的疫苗技术路线不同,会对其安全性、有效性有何影响?张云涛说,中国发布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建议使用同一个疫苗产品完成接种。“第一针接种完灭活疫苗,那么第二针也要接种灭活疫苗。如果接种第三针,也是同一个机理。”

张云涛表示,接种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并观察其免疫效果,这被称为序贯接种研究,需要满足3个条件:

  • 其一,根据中国药品监管部门的规定,在进行序贯研究时,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必须都是附条件上市或者上市疫苗;

  • 其二,需先在动物体内完成系统性序贯研究之后,得到安全性、有效性的验证;

  • 其三,通过药品监管部门审批,合理合法地开展不同技术路线疫苗的序贯研究。

张云涛指出,如果跨过这三步直接在人体上使用不同技术路线的加强针,将可能面临长期的安全性风险。目前还没有更多的数据对新冠疫苗加强针的序贯研究进行预判,需要多长时间完成该过程取决于各个科研团队的研发进程。

资料图:医护人员为市民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加强“第三针”与变异株“二代针”先打哪个?

中国内地近期几轮疫情的罪魁祸首都是德尔塔变异株,针对新冠变异毒株的疫苗研发也在紧锣密鼓进行。如果未来加强“第三针”与应对变异株的“二代针”同期面世,普通民众应当优先选择哪个接种?

“从老百姓的角度讲,未来首先应该选择接种加强针。”张云涛指出,如果第二针与第三针的间隔时间稍长,比如半年或以上,人体产生的抗体会大幅度提升。这对防止变异毒株引起的感染和发病将起到很好的作用。

据他透露,对于目前已经通过中国国家药监部门批准附条件上市的几款新冠疫苗,特别是灭活疫苗,从实验室的交叉中和试验数据来看,其对德尔塔株、贝塔株等仍具有较好的保护作用。另据一些真实世界的研究,灭活疫苗对防止德尔塔株也非常有效。

张云涛也表示,从保障公共卫生安全的底线思维出发,对变异株疫苗的研发需要持之以恒开展。“比如研发德尔塔株的疫苗等,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工作。相关的研发工作已经完成,也正在跟药品监管部门进行沟通。”

来源:中国新闻社、健康时报、健康八桂、南宁疾控

你可能也喜欢

广西法治日报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