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老压阵,阿塔宣布成立临时政府,但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2021年9月9日 5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一延再延后,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终于揭开新政府的面纱。

与预期不同的是,新政府采取“临时政府”形式,而非一步到位建成;已公布的执政班底多是塔利班“老面孔”,并未看到“新面孔”。

在塔利班此次公布的高层人事名单中,隐藏哪些权力分享密码?是否透露出未来治理架构的端倪?

新政府为何挂“临时”牌?

周二,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喀布尔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塔利班决定组建临时政府,并公布了临时政府主要成员。

从塔利班入主首都喀布尔到组建临时政府,历时三周有余。在此期间,关于新政府组织形式、组建时间、人员构成等要素,一直备受瞩目。虽然塔利班有所“剧透”,但是,从7日宣布的结果看,似乎与“预告”有些差异。

比如形式有变。塔利班最初表示,没有组建临时政府计划,将直接组建政府。现在却是以“临时政府”形式亮相,政府中军政要员的头衔也都冠以“代理”的前缀。

又如时间推迟。塔利班原定9月3日宣布成立新政府,但之后一推再推,直至9月7日宣布。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就是否组建临时政府,塔利班其实有过纠结和反复,最终决定“折返”建立临时政府,可能与塔利班在平衡国内各派政治势力时遇到阻碍有关。

“塔利班想要稳定和巩固政权,需要处理好三个平衡:塔利班内部的平衡、塔利班和非塔利班力量之间的平衡、非塔利班各派之间的平衡。在处理三个平衡的过程中,塔利班可能遇到重重障碍,所以先选择筹组临时政府。”李绍先说,而且,从公布的临时政府成员名单看,基本都是塔利班成员,这可视为塔利班内部权力平衡的产物。换言之,组建临时政府也意味着塔利班试图先处理好第一个平衡,即第一步先在内部分配权力“蛋糕”,如此进可攻、退可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也认为,塔利班可能是在组建政府过程中遇到矛盾和问题,才考虑成立临时政府。一个迹象是,目前公布的临时政府名单只是部分成员,说明在一些职位上仍存分歧。

至于推迟宣布组建新政府,分析人士认为,一方面或与塔利班进行内外沟通仍未达成妥协有关;另一方面也可能与塔利班和反塔武装激战潘杰希尔有关。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宣布组建新政府恰恰在其宣称控制“最后一省”潘杰希尔并任命新省长的第二天。尽管反塔武装予以否认并誓言继续抵抗,但至少塔利班对外展示已在军事和行政上统一全国,在此时机下宣布新政府成立,有利于塔利班稳固政权。

人事安排有何特点

塔利班时隔20年再掌阿富汗大权,谁将领导这个国家?

在7日公布的人事架构中,未来领导阿富汗的将是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他将以埃米尔的身份领导国家。“埃米尔”一词来自阿拉伯语,意为“统率他人的人”。

临时政府中的一些关键职位则安排如下:

代理总理由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出任。代理副总理由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和阿卜杜勒·萨拉姆·哈纳菲出任。代理内政部长是西拉杰丁·哈卡尼。代理国防部长为穆罕默德·雅各布。代理外交部长是阿米尔·汗·穆塔基。代理财政部长为赫达亚拉·巴德里。

在王世达看来,新政府的权力构建延续了塔利班自身的组织架构。比如,塔利班的最高领袖阿洪扎达成为国家元首,且凌驾于行政体系之上。塔利班高层垄断新政府的关键职位。比如军事负责人雅各布出任军事部门一把手,政治负责人巴拉达尔出任第一代理副总理。

李绍先则从这份名单中归纳出几个特点:

其一,临时政府最高层都是塔利班元老。

比如代理总理阿洪德,他来自塔利班的创建地和大本营坎大哈,是塔利班最高决策机构“领导委员会”的长期负责人。在塔利班首次执政时,他先后出任外长、副总理。

“阿洪德是塔利班内部分量极重的人物,长期处于塔利班权力结构的最高层。”李绍先说。

代理副总理巴拉达尔与哈纳菲也是塔利班元老,其中巴拉达尔是塔利班共同创建者之一。

其二,从军事到外交到财政,新政府的关键职位都由塔利班掌控。

其三,体现塔利班内部权力结构平衡。

一是塔利班创始人、第一代领导人奥马尔的势力依然强大。

此次占据要津的权重人物有不少是“奥马尔的人”。比如代理总理阿洪德是奥马尔的“亲密伙伴和政治顾问”,代理副总理巴拉达尔也是奥马尔的长期心腹。

出任防长的雅各布是奥马尔之子。“在未来权力架构中,雅各布是很重要的人物,他将控制军权。”李绍先说,雅各布在塔利班内部的地位非常特殊,一度被视为“储君”。

二是哈卡尼网络强势依旧。

哈卡尼网络负责监管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的金融和军事资产,被美国定性为恐怖组织。

“哈卡尼网络在塔利班内部是一个比较独立、特殊,且很有权势的集团。”李绍先说。

从临时政府名单看,代理内政部长西拉杰丁·哈卡尼、代理难民事务部长哈利勒·哈卡尼都来自哈卡尼网络。其中,西拉杰丁·哈卡尼是哈卡尼网络创始人之子,也是美国联邦调查局悬赏500万美元捉拿的头号通缉犯之一。

三是塔利班驻多哈办事处成员也占一席之地。

比如代理副总理巴拉达尔、代理外长穆塔基都来自塔利班驻多哈办事处,并负责与美方的撤军谈判。据塔利班消息人士称,穆塔基既非激进的军事指挥官也非宗教领袖,他总是发出温和的声音。

有舆论分析认为,临时政府名单显示塔利班并未兑现建立包容性政府的承诺,比如清一色都是塔利班成员,都是男性,且以普什图族为主,也未纳入此前参与谈判组建新政府的阿富汗前领导人,如前总统卡尔扎伊和前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塔利班组建的是临时政府,仅公布了部分成员,且只是代理部长,说明新政府仍在完善中,只有等正式政府成立后才能下定论。

在王世达看来,塔利班所理解的包容性未必是让出多少政府职位,而是可能通过与其他政治势力成立协商委员会的方式体现包容性。此外,塔利班或许还会在剩余未公布的名单里展示包容性。

李绍先指出,尽管新政府高层以普什图族为主,但也未排除其他民族,比如代理副总理哈纳菲来自乌兹别克族,陆军总参谋长和经济部长来自塔吉克族。

还有更艰巨的挑战

7日,在宣布组建临时政府后,阿富汗塔利班发表声明说,临时政府将确保阿富汗“持久和平、繁荣与发展”,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及世界各国发展稳定健康的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日表示,中方重视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及一些重要人事安排,这结束了阿富汗长达三周多的无政府状态,是阿恢复国内秩序和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我们也注意到,阿塔方面表示,成立临时政府是为了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

“对塔利班而言,如果说从军事上接管阿富汗是第一步,那么,建立由塔利班主导的政治架构则是第二步。现在,组建临时政府称得上开始迈出了第二步。”王世达说,中央政府一旦产生后,再确立地方政府的行政架构就会水到渠成。

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临时政府组建后,摆在塔利班面前的还有更艰巨的任务。

在治理架构上,仍有不少“天窗”有待填补。

李绍先认为,成立临时政府只是权力蛋糕的初级分配,接下来还有许多棘手问题需要解决。包括阿富汗的国体和政体是什么?埃米尔阿洪扎达的角色和职能如何定义,是走到前台,还是隐于幕后?未来正式政府能否将各派政治力量纳入政权体制中体现包容性?塔利班是否还会制定宪法(阿富汗曾在2004年制定宪法)?如果塔利班坚持施行伊斯兰教法,那么,作为一国之大法,其基本结构又是什么?

王世达也认为“包容性”问题很关键,这关乎塔利班政权的稳定,以及国际社会的承认问题。

塔利班宣布组建新政府后,白宫当天表态称,不急于承认,也没有承认的时间表。

在治国理政上,塔利班也面临重重挑战。

所谓打江山易,守江山难。王世达认为,塔利班执政的最大阻碍是缺钱缺人。资金方面,阿富汗过去20年主要靠外部援助。如今,美国以塔利班在财政部制裁名单上为由,冻结了阿富汗央行90亿美元。人才方面,塔利班长年征战,不缺政治、军事人才,但国家建设需要的经济和社会治理人才却很匮乏。

此外,对内,如何应对反塔武装抵抗、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稳定国内局势;对外,如何争取国际社会对其政权合法性的认可,对塔利班而言都是莫大的考验。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作者:廖勤

你可能也喜欢

上观新闻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