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观察|这些文化瑰宝,怎样从“网红打卡地”变成“文明教科书”?——透视《大遗址保护利用“十四五”专项规划》

2021年11月20日 1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圆明园、良渚、殷墟、大运河……每逢节假日,这些“网红打卡地”从风景到文创,总是引人关注、频上热搜。

你或许不知道,这些“网红”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遗址。

不少大遗址推出的文创产品大受欢迎,甚至成为社会话题。(图片来自网络)

“大遗址”字面看上去颇为“高冷”——按照官方定义,它主要包括反映中国古代历史各个发展阶段涉及政治、宗教、军事、科技、工业、农业、建筑、交通、水利等方面历史文化信息,具有规模宏大、价值重大、影响深远特点的大型聚落、城址、宫室、陵寝墓葬等遗址、遗址群及文化景观。

事实上,大遗址折射中华文明5000多年的璀璨光芒,它们的保护、发掘、展示工作,与公众生活、特别是精神文化生活紧密相关。

良渚、殷墟和圆明园(从左至右)。不少人们印象中的“名胜”都是大遗址。(新华社图片)

国家文物局近日印发《大遗址保护利用“十四五”专项规划》,对未来五年大遗址保护利用工作进行谋篇布局。

自“十一五”开始,经过3个五年规划的努力,我国已经形成了以150处大遗址为支撑的大遗址保护格局,评定公布了36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这些文化瑰宝,是我们感知文明、赓续文脉的桥梁纽带。“十四五”时期,大遗址又将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

考古发掘不仅是文明探源的手段,更是让文物“活起来”的基础工作之一。图为三星堆遗址4号“祭祀坑”出土的铜扭头跪坐人像。(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作为这份规划的基本原则之一,“坚持考古支撑”格外抢眼;在规划的数项主要任务中,“加强大遗址考古工作”排在首位。

这意味着未来5年,考古研究将贯穿于大遗址保护利用全过程。

“在确定‘十四五’时期大遗址时,重点考虑能够体现中华文明发展主线的重要古遗址古墓葬,及时增补重大考古新发现,确保大遗址的典型性和代表性。”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有关负责人说。

图为工作人员在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现场作业。(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你可曾想过,为什么神秘的三星堆魅力无穷?原本只是成都平原上的3个土堆,精美奇诡的考古发现让它名扬天下。

你可曾想过,为什么恢宏的良渚古城引人遐思?那些看上去与别处并无二致的丘陵与水道,在4代考古人的接续奋斗中讲述文明的传奇。

我们今日在遗址地看到种种辉煌灿烂,皆由考古揭示。大遗址之所以不仅仅是一个“网红打卡地”,就在于它所承载的使命,并不在于呈现一片绝美风光,或是“土豪”般展示奇珍异宝。对公众而言,以持续不断的考古发掘、层出不穷的研究成果,更加清晰而生动地讲述文明故事,是大遗址保持生命力与吸引力的源泉所在。

辽阔的中华大地上,大遗址的情况千差万别:有的像新疆交河故城(左图)这样远离城市、交通不便,有的如西安大明宫(右图)一般与百姓生活紧紧相连。(新华社图片)

文物保护与考古发掘,最终是为了传承文脉、赓续文明。

规划提出“提升大遗址展示利用水平”“推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高质量发展”两项主要任务,并且吸纳已有经验做法,如举办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文化艺术周、建设一流遗址博物馆、实施大遗址研学精品工程等。

一言以蔽之,从强调大遗址的开放数量,转变为重视开放服务质量和效果。

5000多年岁月如歌,中华民族并不缺少精彩的文明传奇。我们盼望的,是悠长历史的精彩讲述与创新表达。

大遗址开放服务质量的提升,最根本的要求是在考古工作的坚强支撑下讲好文明故事,使大遗址成为一本本人人爱看的“文明教科书”。一个一流的遗址博物馆,不会满足于客流量达到多少,不会满足于低层次文创产品销售。它所呼唤的,是用心倾听、用心品读的观众。

出品人:赵承

监制:邬焕庆

统筹:吴晶、林晖、朱基钗

记者:施雨岑

编辑:王薇、廖翊

新华社国内部出品

你可能也喜欢

新华社新媒体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