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南:美国没有资格让非洲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2021年11月22日 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举行会谈。直新闻:当地时间周四,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出访尼日利亚,并首次就拜登政府的非洲政策进行阐述。外界注意到,布林肯在措辞中有意避免提及中国,同时否认非洲国家需要在与中国还是与美国合作上进行二选一的抉择,对此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与他的前任蓬佩奥2020年2月的非洲行相比,布林肯这一次可以说是收敛太多了。

蓬佩奥当时可谓极尽污蔑抹黑之能事,妄称中国在非洲的广泛投资就是巨额“债务陷阱”,旨在“掠夺非洲资源”“迫使非洲依附于中国”“遂行新殖民主义”等等。同时,蓬佩奥还扬言与美国在经济和安全上进行合作才是非洲国家最为正确的选择。

蓬佩奥露骨的表述是如此地令人尴尬,以至于我记得美媒《华盛顿邮报》都感慨道,这就是在逼迫非洲各国在中美之间进行冷战式的选边站。

所以这一次布林肯是转性了吗?并没有,而是拜登政府终于意识到,美国根本没有资格要求非洲国家在中美之间二选一。

这事实上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数学题。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对非洲投资连年下降,自奥巴马第二个任期起,从2012年到2019年,美国在非洲的直接投资净值约为10亿美元,同期中国为266亿元美元;如果把时间范围进一步缩小到特朗普时代前后,从2016年到2019年,美国在非洲的直接投资净值事实上为负63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为正146亿美元。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年2月23日所言,中非合作坦坦荡荡,合作成果实实在在。中国迄今为止帮助非洲修建超过6000公里铁路、6000公里公路,建设近20个港口和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要求非洲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你美国又做了什么?

事实上在布林肯的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他还是不甘心。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布林肯称,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原则上是一件好事,但是,“不应该让各国背上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

嗯,我认为布林肯说得非常对,只不过这个所谓“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究竟是哪来的呢?

布林肯字里行间暗示是中国。但公开资料显示,非洲最大的债主从来都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由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所组成的巴黎俱乐部,占非洲整体债务的60%到75%之间,而中国不过在10%到20%左右,且中方是最热心于减缓非洲债务问题的国家,没有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接待布林肯的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明确表示,尼日利亚需要中国的投资,且相关债务是完全“可持续的”。

布林肯此次非洲行,就中国的言辞与过去相比相对克制。一方面,这种克制源于一种自知之明,拜登政府认识到,继续在口头上渲染“中国威胁”,沿袭特朗普时代这种键盘侠式的非洲战略已经毫无意义;另一方面,这种克制也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它反映出美国的非洲战略可能出现改变,而这对中国会有怎样的影响我们还不清楚,不过我们清楚的是,布林肯嘴上不谈中国,但最终一切针对的还是中国。

直新闻: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宣称考虑“通过外交途径抵制北京冬奥会”,你如何理解美方此举?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首先我们必须要理解,“抵制奥运会”和“通过外交途径抵制奥运会”在性质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惯例而言,“抵制奥运会”意味着“全面抵制”,往往带有强烈的对抗意味,历史上仅发生过6次,均与严重的军事或政治冲突相关。例如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美国时任总统卡特宣布拒绝参赛,同时在全社会范围内将有关莫斯科奥运会的影响力降至最低,此次事件也被视为冷战时期美苏对抗高峰的一个缩影。

而通过“外交途径”进行抵制则意味着一种“部分抵制”,至于如何进行则非常灵活,美方当前的态度也非常暧昧,无论是拜登本人还是白宫发言人普萨基都未有阐明。美媒《国会山报》和英媒路透社猜测,美方所谓的“抵制”或许是指,不派遣政府官员参加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但美国运动员依然正常参赛。

历史上,类似的外交抵制并不罕见,能带来的影响力也非常有限。尤其考虑到当前的国际疫情远未得到有效控制,外国政府代表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本身就受到极大限制。例如,2021年7月23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上,现场仅有15名外国代表,其中外国元首仅有法国总统马克龙一人。其次,外国政府代表,尤其是一国元首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是邀请制的,中方尚未正式邀请,美方又何来的抵制可言?拜登如此急不可耐地跳出来,多少也有点找场子的感觉。

本质上,拜登此举更像是借“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噱头来延续老一套的对华“极限施压”,同时又鸡贼地加上“外交途径”限定,避免后续两国对抗升级。

这一方面与美国当前对于中美关系“竞争”而非“对抗”的定位相吻合。正如拜登在今年3月的首场对外记者会上宣称,美国会与中国“能合作时就合作,该竞争时就竞争”,拜登寻求一种带有“护栏”的大国竞争关系,从而避免中美陷入直接的冲突与战争。

但另一方面,“竞争”和“对抗”之间的界限也许没有美国人想象的那么明确。美方不敢轻言对抗,但就像此次谋求在外交途径上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事事都可以陷入某种竞争之中,这种竞争的常态化在本质上和对抗本身又有多大程度的区隔?

拜登试图以某种自以为是的方式为这个界限设置某种“护栏”,且不论这个“护栏”是不是一个伪命题,就算这个“护栏”成立,无论它有多坚固,都不可能承受得起美方一遍又一遍地将中美关系推向博弈的最底线乃至是深红线。美国自以为能拿捏好这个度,但长远而言,“极限施压”战术在最大程度上破坏中国对美国的信任和两国间来之不易的合作基础。

希望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里,美方能暂时收起“极限施压”这套把戏,和中国在真正意义上实现某种破冰,这才是两国间避免冲突与战争的真正也是唯一可以依靠的护栏。

作者丨张思南,直新闻主笔,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排版丨季靳玮

网友8f17714:拜登想的是大家都不想真有战争

你可能也喜欢

直新闻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